信手摘叶可穿云

英厨,已经放弃治疗了,all英杂食,主米英。
叶吹,已经放弃治疗了,叶受only,主周叶。

致友人书

    今天是2017.7.8,距中考结束整整20天。
    友谊不会是永远炽热如火的东西,再美好的友情,经时间的洗礼后总会冷却,曾经再亲密无间的友人,三年后,六年后都会成为“交情泛泛”的老朋友。问好,祝福都理所当然——现在也还有六年前的同学祝我生日快乐,但如当年般嬉笑打骂,却几乎是不可能了。
    羡慕那些能拥有数十年不褪色友谊的人。
    高中我将要住校,进入一个新的环境,一个人总要寻找新的朋友,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这二十天来,我发现朋友们在网络空间中的相处越来越尴尬,好像能聊的话题越来越少,朋友间的友情越来越冷,这种清晰体会到时间残酷的感觉,非常难受。
   
    今天是2017.7.08,我的十六岁生日。
    你们别忘了我,现在别忘,以后别忘,三年后,五年后,十年后,我们也要是常联系的好朋友。
   
    I will never forget you give me those beautiful days,and I will never forget you.

@一雨落知岁将暮

【周叶】记一个第十赛季的脑洞

    大概是在第十赛季的5月份?叶神这时候在和小周交往,并带男朋友见过了弟弟。
    叶家在准备给叶秋过生日然后叶秋难得感伤想起在外打拼带领草根战队比赛的叶修,5月29日这一天他打开QQ,本来想表示一下“混蛋哥哥你生日没有人帮你过吧如此凄凉如此孤单没有家人陪伴快回家吧一起来吹个蜡烛,然后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和爸的关系……”
    然后看到腾讯新闻头条,:“王者归来!各地粉丝开展为叶修庆生活动!”
    叶秋黑了脸拒绝去看帝都微草、义斩;魔都轮回;妖都蓝雨以及苏州烟雨杭州兴欣……那么多战队从选手到粉丝自发的庆生活动视频,顺便踹翻了微博热点第一的“周泽楷八百字祝福叶修生日快乐被疑盗号”这一碗狗粮。
    对,这脑洞基本可以看做完结。

今天中考。

不管怎样,也算是给三年的努力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祝自己考上理想的学校。

叶神二十岁生日快乐!
多幸运能见证你用热血书写的荣耀。

@沐玛 的长评♡

完结时正值月考,加上结局让英厨心里堵得慌,所以拖了这么久。。

一篇真正的国设文。
国设和日常向最大的不同,于我,在于他们更多地被用国家的名字来称呼,让我能下意识的把他们与人设的他们区分开,但如这篇文般,多以人类的名字叫他们,对英sir的小迷妹来说,就好像自家芳龄二十三的男神由于身份被卷入利益纠纷身患重病还被各种落井下石最后放弃治疗不治身亡(bushi)……

扯回正题。
Sir捡到阿尔时是欧陆上少有的资本主义国家,像沐哥开的脑洞一样——自己划个小船这边圈圈那边画画,最终拥有了庞大的殖民帝国。阿尔不是他最广袤的殖民地,也不是最听他话的弟弟,最受他偏爱的主要原因恐怕是因为出自同源,阿尔那时候却和欧陆上那些妖艳的封建国家一点都不一样(咳咳),英sir那时候常年为处理殖民地的事情四处征战,被他护在身后的阿尔正飞速地成长——于是米英绕不过的坎——独战中,由于欧陆上各个看sir不顺眼的国家帮助,成功独立。

二百多年后的这场无硝烟的战争中,亚瑟或许没变,尽管曾经世界霸主的地位为他积淀下独一无二的雍容,对上阿尔,他仍以“哥哥”的身份自居。而阿尔却再不是让他一见钟情(buni)的那个孩子,资本主义一寸寸烙上他的骨血,他是最强的国家了——前一年,他的宿敌已经解体,而曾经高高在上的宗主国,重病缠身,好像下一秒就会倒下。

谁不希望取缔曾经的日不落?

索罗斯狙击英镑。

帝国日落,覆盖着英格兰国旗的昔日的四分之一世界已成过去,沐哥透露的看文BGM,真的恰当的不得了。

 I've seen the world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打雷姐的young  and  beautiful是我很早就喜欢的歌,真的特别适合英sir。

文中少主的两次出场都在亚瑟的回忆里,想来也许有影射——倒下的帝国,后来的重生。

但英厨心中,不列颠之鹰将永远盘旋。



最近sir表现的好活泼啊真可爱(英厨真心被最近的英国时事萌到爆炸)

这个系列明明虐为什么我这么喜欢呢